首页 » 职称论文 » 文艺 » 正文
巫师是沟通人神之间的媒介
更新日期:2021-10-13     浏览次数:1
核心提示:一、左江花山岩画信仰体系的原生内核左江花山岩画作为壮族精神信仰的博物馆和基因库,呈现出高度统一的文化与表达系统,其中心内核便是具有原始自然崇

一、左江花山岩画信仰体系的原生内核

左江花山岩画作为壮族精神信仰的“博物馆”和“基因库”,呈现出高度统一的文化与表达系统,其中心内核便是具有原始自然崇拜和巫术色彩的祭祀仪式。骆越先民作为古代“百越”民族之一,自古便有着万物有灵及“尚巫”的传统。上世纪三十年代刘锡蕃在《岭表纪蛮》中尝有记载:“蛮人迷信最深,凡天然可惊可怖之物,无不信以为神,竞相膜拜。即平常如桥梁、道路、大树、河流、石头种种,亦时见香烟缭绕,相率跪祷。以故神祗之多,几无名目可数,亦无道理可言。”由此可见壮族信奉的神祗不是唯一的,而是多元的,而巫师则是沟通人神之间的媒介。壮族非常重视祭祀集会,每逢祭祀仪式则“到会男女,常逾万人,棚幕如云,漫于陵谷,入夜万炬齐明,光烛天地,笙歌鼎沸,喧嘈不息,荒凉之区,顿如繁华闹市矣。”这正是骆越先民全身心地投入祭祀仪式之中,形成庄严而又忘我的盛大集体狂欢场面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