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称论文 » 教育 » 正文
星星的陨落与虚掷的岁月相比
更新日期:2022-01-14     浏览次数:8
核心提示:被镂空细花的纱窗筛成灰黑的月光,落在布满尘埃的地板上,就好像某些神秘的文字。是啊!许多年前,三月风吹的一天,落英曼舞于乡间小径,我从乡下的老

被镂空细花的纱窗筛成灰黑的月光,落在布满尘埃的地板上,就好像某些神秘的文字。是啊!许多年前,三月风吹的一天,落英曼舞于乡间小径,我从乡下的老家迁进异样的古都,风在空漠的远处显出模糊的形影。我那时并没有偏离话语的轨迹而陷入永恒的沉寂,也没有高举双手奢求繁华背后的世界。想到这个世界,吉普赛人将故事写进奇幻的羊皮卷,拂晓的旅人将它拾起,带去远方陌生的国度,而太宰治却同世间的阴晦一起坠向了大海。正如前几日,哈雷彗星的尾迹受地球引力牵引,途经太阳系核心区留下的残骸浪掷于猎户座区域与大气层摩擦形成的流星雨偏离了预定轨道而消逝在北极上空。这恰如生命向它的黄昏垂拜,人生的短暂留给爱恋的时日屈指可数。